4VCATA46

ֳͨeesballֳַϯֳֳֽIJվewinֳټҲֳʹ±2ȥϾ2ַƽ̨ŷʹ˾hg0088ij˹ֳϻֳֳ2Ǽk7ֳֳŷŵֳŲƱ޹˾ʮֳֽIJվֳͨע˺ֽ̿ŶijϰŶIJվǼֳϾֳֳֳֳ֮ϾijӢֳIJվʼҶijֳʮֳԪֳ̫ƽֳٲֳӢֳֳ֮ϣֳʹֳŶijСֽIJֳֳŶijֳֳ̫ŶijֳֽIJeֳŶij˹ֳֳֹ̫777ֳϾijֳͨǼֳֳԽӯֳߵֳsspʹ˾ɽֳhg0088ŶijĴСŦԼֳǼƽ̨󼯻ֳ
九华山佛教门户网站,传播佛教文化,弘扬地藏精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TAG标签
  •  
  • |  投稿邮箱  
  • |  留言本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九华佛教 > 地藏信仰 >
九华山与地藏精神
2014-06-14 10:44  来源:   收藏  打印

一、明代佛教九华名山确立
中国佛教有四大名山,九华山则是其一,因以尊奉地藏菩萨而闻名于世,故成为独具特色的地藏菩萨道场。九华山佛教在唐代已经知名,《高僧传》里专门记载了开山祖师金地藏的事迹。金地藏以“和尚如斯苦行”①,赢得了众人“莫不宗仰”。②唐朝廷对他也敕赐有加,唐肃宗至德元年,在成都大慈寺“敕新罗全禅师为立规制,凡九十六院,八千五百区。”③不过,九华山和地藏菩萨成为佛教徒尊奉的道场,是以后的事情了。古人记载传说远在西域的僧人遥望内地四大名山,发现山西五台山充满金气,四川峨眉山充满银气,浙江普陀山充满铜气,安徽九华山充满铁气,此不可信。学术界一般认为,四大名山的形成与历代高僧大德的超行和统治者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但是大概在宋代,四大名山的地位最终还没有定下来。宋代名士晁说之曾撰文曰:“今东有五台山之文殊,西而峨眉山之普贤,南而雁荡山之罗汉,北而鼓山之罗汉。”④说明在宋代,四大名山尚没有形成定局。又明陈耀文撰的《天中记》卷三十五亦云:“宋元丰三年,内殿王舜封使三韩,至此有大龟负舟不得去,望山作礼,忽龟没而舟行,还以其事上之,赐额宝陀寺。惟大士以三十二应身入诸国土,现八万四千手臂接引众生,与五台之文殊、峨眉之普贤为天下三大道场。(《宁波府志》)”陈耀文,字晦伯,确山人,万历庚戌进士,官至按察司副使。后人认为明代博学者首推杨慎,耀文是后起与杨慎惟一争者。清人议论明人编类书无可证信,但对耀文编的书评价尚还能公允。⑤《天中记》是一部类书,里面皆是各种引文。陈耀文所谈的是宋代普陀山的事情,但是里面提到了普陀、五台、峨眉之三大道场,是为宋代四大名山尚未定局的又一证据。由此可见,到了明代以后,四大名山的地位才基本确立。
二、地藏精神的特点
中国社会流传着一句名言“自古名山僧占多”,已故的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将此话改为“自古名山僧建多”。九华山的佛教历史就验证了这两句话,从地藏开山以后,经过历代僧人的努力,将全山装扮的更加美好,最终成为佛教的天下。九华山的僧人在开发是山的建设中,依靠的是地藏精神。什么是地藏精神?概括地说,这就是佛教所说的“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之四句话!也就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慈悲精神。
地藏精神内容广泛。在玄奘所译的《地藏菩萨十轮经》中有详尽的典型说明。佛经说地藏有显行,所谓显行者,是说地藏看到地狱苦难积载,众生难返,因此他发愿要将所有的众生全部度脱,以自己的命运来解救广大众生之苦,让众生都可以取得解脱。佛教所讲的众生,不仅仅是指的我们居住在地球的人类和动物,还包括了一切有生命的植物以及有情识的物种,甚至还包括了在常人眼里似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应的石头之类的物种,就此而言,佛教对自然界生命的态度是何等的开明,它所包含的内容是何等的广泛,已经超出了我们一般常人的认识和思维,正是有了这种对待生命的态度,地藏菩萨才能够善待众生,常发大愿,让众生得度,“能令大地一切草木花果,皆加生长,药苗果实成熟润泽,香洁软美”,⑥企盼整个世界变得愈加美好,人们的生活质量达到最高。
地藏精神境界高远。佛经说地藏有喻德,所谓喻德者,是说地藏肩负着释迦佛的重托,具有凡人所无的能够开发众生心识的功用,教化众生,令其道力增长,同时他本人又有众生所具,但是却不容易发现的宝藏功德,令众生心性开发,除却烦恼六贼,自己则可出可纳,进退自如,全体大用,互摄无遗,达到了菩萨所具的高远境界。这种境界是一种常人所不容易达到的境界,就像地藏菩萨之化身金地藏自己既能够洁身自好,以修苦行而自励,同时又教化百姓,让九华山的信众“仰藏之高风”,自度容易,度他则难,地藏菩萨能做到常人所不能达到的一种自如的自他两度的精神境界,是何其高远,因此获得了“和尚如斯苦行,我曹山下列居之咎耳,相与同构禅宇,不累载而成大伽蓝”⑦之结果,被后人祭祀,激励人们永远效仿。
地藏精神是无私的奉献。佛教是主张“无我”精神的宗教,所谓“无我”就是不要执著于我,而应该放弃自我,因为有了我执就会产生烦恼,从而不能得到解脱。地藏菩萨的精神涵盖了两个方面,一个是要奉行“无我”,放弃我执,转为一心利他,这就是“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另一个是要有“我”,这就“地狱未空,誓不成佛”,或者说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把“我”突出出来,强调“我”之不能成佛的重要性,正因有了“我”执,才能从事利他的事业。两者角度不一样,所强调的主体要求不同。例如前者表明正因为放弃了“我”的要求,才能将他人的利益铭记在心,在这里他人的利益是主体。后者则因为有了“我”他常常变现为无数的化身,济度众生,才能让他人得到更大的利益,我在这里是居于主体。但是不管是有“我”还是“无我”,地藏菩萨的目标始终是如一的,他最终都是要以度人于厄,解救他人的疾苦为目的,所以以利他为地藏最终的目标,将我的利益放在最后,这就是一种无私的奉献精神。虽则,这种精神是一种出于宗教的虔诚。
地藏精神的功德无量无边。佛教的目的是予人解脱,解脱有多种途径?印度佛教一般强调的是通过既定的一些程序的修行步骤而达到解脱,中国大乘佛教禅宗则强调修行在日常生活之中,劈柴担水皆是妙道。佛教讲做功德,做功德是一件无量无边的善事,按照佛教主张的因果报应的定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行善必有善报,行大善必有大报。有修行就有功德,修行越大功德越大。地藏菩萨予人解脱,实行的是一个拯救人心的高尚工作,他度众生,就是要将人们心中的苦痛给予化解,他发大愿,就是要让所有人之人心快乐,所有的众生生活舒畅,让众生原有那颗能够成佛的、宝贵的无尽宝藏——清净心或菩提种子全力开发出来,解放众生以致全人类,这是一种大善业,它得到的也是一种大善报,也是一种大修行,回报也是无量无边的功德。
地藏精神是全世界、全人类的精神财富。举凡世界任何宗教,都是地域文化的产物,它必然带有当地民族文化与民族精神的特征。佛教在印度创生,释迦牟尼经过多年的探索,在批判和借鉴印度婆罗门教文化的基础上,有选择的创造了佛教。印度佛教传入中国,经过中国佛教徒的改造,与固有的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最终形成了中国化的佛教。但是,不管在印度还在中国,佛教除了它的地域文化特点之外,还有宗派的特征。在释迦牟尼逝世不久,印度佛教就分裂成十八部或二十部,进入了部派佛教时期,以后又通过佛教徒的改革,大乘佛教现世。大乘佛教有空宗与有宗两大根本派别,传到中国以后,中国佛教徒建立了唯识、华严、禅、密、天台、律、净土、三论等八宗,各宗并举,促使中国佛教蓬勃发展,影响日增。但是,在中国最有影响的佛教四大名山——普陀、峨眉、五台和九华,却不单纯属于任何宗派,具有开放的性格,它得到了全体佛教徒的承认,而加以尊奉。地藏以它独具的特色和出色的愿行,激励了广大佛教徒不断地从事弘法利生的伟业,用地藏的大智慧,给佛教徒指出了一条如何践行佛法的道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不是一句空话,而是需要人们具体地努力去实践的事情,需要大无畏的精神和坚忍不拔的毅力才能实现,地藏精神已经超出了佛教的本身,具有普遍性的世界意义,对我们整个民族来说,也是值得重视和去努力践行的。
三、地藏精神与当代社会
  地藏精神在古代印度和中国社会曾经激励了佛教徒去努力践行弘法利生的伟大事业,这种精神在今天看来,仍然为我们的社会所需要。当前我们将整个人类文明划分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个组成部分,地藏精神属于精神文明之一,发扬地藏精神就是继承优秀佛教的宝贵的文化遗产,并将之用于我们今天建设四个现代化和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当中。
我们现在生活的社会,处在一个转型时期,在社会生活急剧变化的时候,人们物质文明的程度得到提高了,生活变得富裕了,但是人们精神生活却并没有得到提升,甚至出现了不少混乱,精神文明的建设成为当前亟需加强的重点工作之一。究其原因,伦理的缺位、道德失范是重要的因素,正由于人们缺少了精神的追求,于是在一些人在社会生活中碰到了矛盾,或种种不如意的地方时,就会产生这样或那样的过激行为,其结果是造成了对社会与他人的伤害。我们经常在报纸上看到触目惊心的事例,个人主义膨胀,拜金主义盛行,贪污腐化不穷,腐败难除,已经成为社会的痼疾与毒瘤,严重地威胁到国家和政府的正常工作秩序以及人们的正常生活,并且正在成为当前社会的热点问题之一。
社会发展需要健全的法制,只有在达莫克利斯高悬的法律武器下,才能给那些欲要犯罪的人起到一个镇摄和教育的作用,但是法律并不是万能的,而且法律只是在事后才发生惩罚的作用。欲要根本杜绝人类精神家园的迷失,关键还是在教育,救治人心,教育人民是一条不可忽视的有效教育方法。教育是多渠道和多层次的工作,传统的和现代的文明思想都是我们可以采纳的资粮。
地藏精神就是属于我们可以采纳的资粮之一。现代社会的特点之一是人与人之间,各个工作部门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社会家庭内外充满了非常紧密的联系,最终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由于快节奏的生活,各种利益的竞争,人们的精神压力增大,人与人之间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如何舒张人们之间的紧张关系,让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和谐的社会之中,这是摆在人们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地藏度尽众生,让所有的人都得到觉悟和成佛,这本身就充满了菩萨的慈悲怜悯,以慈悲心态来对待诸事诸物,也就是世俗社会所说的充满爱心,为他人着想,给他人方便,不仅是地藏精神的具体实现,也是是社会伦理的基本要求之一,更符合当今社会提出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道德要求。
多年来,我们的社会一直提倡的是“解放全人类”的目标,地藏则主张要度尽众生,众生包括了有生命和无生命的有情,其内涵与外延也十分宽广。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社会生产力有了飞跃的发展,但是与此同时也带来了环境的破坏,整个人类的生存环境日益破坏,物种的锐减,生态的恶化已经严重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如果我们用地藏精神来作如是观,把度尽众生落实到环境保护事业中来,以慈悲怜愍认真对待各个物种,善待各种生物,善待所有环境,整个人类的生存环境就能有一个根本的改观,正在不断恶化的环境也会重新恢复,生态平衡将会再次保持,人类就会重新生活在一个美好的环境里。
当前,我们社会里的个人主义在一些人的心目中极度膨胀,不谈奉献,只讲索取成为一些人的人生座右铭,特别是在一些年轻人的身上,以我为中心运转,对他人冷漠,缺少慈悲爱心,相比之下,与地藏以“无我”的精神从事着解救人类的伟大事业,和无私的奉献的精神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有鉴于此,借鉴地藏精神,强调破除我执,消解个人主义,树立为众生服务,讲奉献精神,对改变人心,树立正确的人生观,无疑也是一个有利的思路。
四、结语
“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是地藏精神的精髓,千余年来,它一直在指导着中国佛教徒从事弘法利生的伟业。九华山是地藏菩萨的道场,到了明代以后正式成为中国四大名山之一。地藏精神内容广泛,境界高远,它的无私奉献精神,不仅为别人也为自己带来无量的功德。今天,我们处在转型期的社会,面对着各种矛盾和变化,更加需要加强精神文明的建设。如果我们把地藏精神适当地加以批判的改造,吸收其合理的内核,使之与时代需要相结合,我想它对我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民族精神的发扬,和人心向上,一定能够起到某些推动或补充作用。所以我们应该重视地藏精神的弘扬工作,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大无畏精神积极参与社会人生活动,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贡献一份智慧和力量。

【注释】
  ① 《唐池州九华山化城寺地藏传》,《宋高僧传》卷第二十。
  ② 同上。
  ③ 《佛祖统纪》卷第四十。此处“全禅师”应为“金禅师”,因为紧接上引文后面还有“全禅师后往池州九华山坐逝,全身不坏骨如金锁。寿九十九。”可能证明。成都大慈寺位于城内,曾经毁灭,2004年农历4月初8,重新修复开放,但是占地面积已经锐减,原有的气势至今荡无。
  ④ 《成州新修大梵寺记》,《景迂生集》卷十六。
  ⑤ 《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三十五·子部四十五十类书类二云:“明人类书大都没其出处,至于凭臆增损,无可征信。此书援引繁富,而皆能一一立脚点所由来,体裁较普,惟所标书名或在条首,或在条末,为例殊不画一。又第一卷内篇目已毕,复缀以《张衡灵宪》一篇,编次亦无条理。然有明一代称博洽者推杨慎,后起而与之争者则惟耀文,所学虽驳杂不纯,而见闻终富,故所采自九流毖纬,以逮僻典遗文,搜罗颇广,实为可多。识之资每条间附案语,如《玉篇广韵》字解诞字为生,《水经注》之以苗茨堂为茅茨堂,《世说注》以钱唐为钱塘,《唐逸史》之记孙思邈年代舛错,《新唐书》之载安禄山死日乖互,皆为抉摘其失。又向来类同书之沿讹者,如《合璧事类》以狄兼暮,《锦绣万花谷》以浮图泓为一行,《事文类取》以刘溉为到溉,《万卷箐华》以晋建元元年为汉武帝,《孔氏续六贴》以三阳宫为避暑宫,皆一一辨证,尤能于隶事之中,兼资考据,为诸家之所未及。范守已、曲洧新闻谓是书,鹤门无浮邱翁、王子晋、丁令威、徐亚卿四事,浦门无青浦、黄浦等水,颇讥其漏。郭孔太书传正误,亦谓其失载紫薇苑。夫天下事物无穷,一书卷帙有限,自有类书以来,未有兼括无遗者。《太平御览》卷帙盈千,所未录者尚不知凡几,况此五六十卷之书乎,是固不足,为耀文病也。”
  ⑥ 《九华山志》。
  ⑦ 《唐池州九华山化城寺地藏传》,《宋高僧传》卷第二十。
  黄心川,中国社会科学院东方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韩国研究中心副理事长、研究员。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4 WWW.FO365.CN 九华山佛教在线 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101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