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CATA46

ֳͨeesballֳַϯֳֳֽIJվewinֳټҲֳʹ±2ȥϾ2ַƽ̨ŷʹ˾hg0088ij˹ֳϻֳֳ2Ǽk7ֳֳŷŵֳŲƱ޹˾ʮֳֽIJվֳͨע˺ֽ̿ŶijϰŶIJվǼֳϾֳֳֳֳ֮ϾijӢֳIJվʼҶijֳʮֳԪֳ̫ƽֳٲֳӢֳֳ֮ϣֳʹֳŶijСֽIJֳֳŶijֳֳ̫ŶijֳֽIJeֳŶij˹ֳֳֹ̫777ֳϾijֳͨǼֳֳԽӯֳߵֳsspʹ˾ɽֳhg0088ŶijĴСŦԼֳǼƽ̨󼯻ֳ
九华山佛教门户网站,传播佛教文化,弘扬地藏精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TAG标签
  •  
  • |  投稿邮箱  
  • |  留言本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九华禅修 > 法师开示 >
九华山刚晓法师问答录
2014-06-28 16:26  来源:   收藏  打印

问:法师,你说学佛让学原经,我不大赞称这个观点,比如阿含经,在阿含经中我找不到一个纲目线索,我想,最好还是先从论典入手,比如《清净道论》,这脉络很清楚,会容易点儿。

晓:可以的,我幷没有说让大家都照我的方法来,不过你要注意,《清净道论》的脉络再清楚,那也是祖师的理解,你千万不要被祖师的理解把你束缚住。

问:你怎么不能坚持自己的学佛次第?

晓:多嘴~~我是给人家说的。不过,你既然敢说,我们就该给你鼓掌。我的次第是我的体会,我给举个例子--

我是一个特务机构,我不清楚敌国的密码暗语,那么,敌国的情报我就没法子破解。这时候我会这么做:不管这密码我现在能否破译得出来,我只努力搜集,用心研究,当什么时候,我把敌方的密码搜集得足够多了,通过我的研究,我自然可以发现敌方的密码的奥秘,那么,我以后就可以很顺利地破解敌方的密码了。我们现在学佛,也是这样,佛教经典的奥秘我们幷不懂,实际上,经典呢,对我们来说就是佛菩萨的密码,可我们现在破译不出来,我们现在就尽可能地多搜集佛菩萨的密码,在这上边儿用功,到什么时候,你通了,你就是破解了佛菩萨的密码。做特工,若只凭手里仅有的一个密码,那是怎么也不行的。

我再说说学佛的事儿。干什么事儿,都得有一定的次第,次第不能乱,”一失次第,即成魔业“。我们现在就要挨住次第,先是学法,然后修法,最后弘法,这三个步骤贯穿我们整个一生。说什么学修幷重呀什么的,纯粹浑话,我们现在一般寺庙里,你若坚持上殿过堂,说这就叫修行,不对的!上殿过堂只是日常规范而已,那不是修行。出家人都应该上殿过堂,不上殿过堂的话,是连最起码的出家人也不够格儿。

问:你以前说过食肉的事儿,可不单是藏传佛教食肉的呀。

晓:你是想吃肉了~~作为汉僧绝对不可以的,当然,佛教是个”百货店“,要什么有什么,你一定可以找出能够吃肉的理由,我们的《甘露》杂志上就登过戒园老法师的一篇文章,《汉传佛教禁肉食习俗的由来》,是在第五期上吧,反正很早。

我们现在不要与人们的习俗对着干,没好处的,只会自害害他,《像法决疑经》中说,”我于毗尼藏中听食肉者“,是指”此肉不从四大生,不从胎生,不从卵生,不从湿生,不从化生,不与识合,不与命合,当知世间都无此肉。“大家看,佛同意你吃的是根本不存在的肉。所以,你还是吃不上肉。

问:好象《像法决疑经》是一本伪经。

晓:我不管。

问:为什么?

晓:我现在又有一个想法。所谓经典,就是权威性的着作,本无所谓真假,只要是权威,比如《黄帝内经》,都知道那只是托名黄帝写的而已,实际上幷不是黄帝写的,这是不是伪?当然是!但它在医学上的地位谁能否认?再者,佛教说一切都是假立的,但是假立的也有作用,《楞严经》等,即使是假的,它的作用(影响)也早已深入人心,它在中国佛教中的地位谁能否认?到它该退出佛教舞台时,由不得自己不退的。那么,我是不是否认支那内学院的功劳呢?没有!支那内学院就是在促使《楞严经》退出佛教舞台。

问:玄奘法师写《会宗论》、后来的三教合一,你说这都是中国式思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中国式思惟不好?

晓:不是。中国式的思惟也没有什么不好,这个问题不能用好不好这么简单地来评价。

我们考察一下中国历史,中国的历史,国家统一是占主要地位的,相对来说分裂的时候比统一的时候要少,这就形成了融合汇一的中国民族思惟模式,印度却是四分五裂的时候居多,他们认为,不一样也是允许的,不一样就争论,争论也是行的,世界上的人本来就是千差万别,哪儿能要求都一样?怎么能不争论呢~~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在佛教中的表现就是,比如中观学派、瑜伽学派,二者不一样,不一样是对的,就象一个人一样,必须既有左脚又有右脚,不能要求左脚与右脚一样,若左脚右脚一样的话,那就不顺了。只要中观行不行?也行的。一个人若只有左脚,也照样能活,但你是残废,只要瑜伽也是同样的道理。

还有,印度的这种思惟模式,在五种种姓中也表现的很明显,按中国的思惟,任何人都有佛性,就该人人能成佛了,印度人不这么想,他们认为:在千差万别的世界里,不必要要求统一,就不必要求人人都成佛,就有了五种种姓。

问:人人本具的佛性,为什么又有了五种种姓的不同?

晓:这就象说,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能够跑路,但不能要求人人都是王军霞。古代的祖师大德们把佛性与种姓用不同的性(姓)字,其用意就在这儿。

问:玄奘法师幷没有译《会宗论》,这是为啥?

晓:玄奘法师尊重法,释迦的经典他还没译完,哪儿能先译自己的《会宗论》呢~~再者,玄奘法师幼小出家,29岁动身去印度,十几年工夫,没写一点儿东西,在印度也只有《会宗论》、《制恶见论》、《三身论》等一点儿,可我们现在人,一出家没几天写出的文章满天飞。

中国创宗立派的祖师都有大部头儿,而玄奘法师没有。

我这个人有这个毛病,说话管不住自己的嘴,一说就没个完,大家担待一点儿,我再加一点儿闲话,关于佛典翻译。

比如诗词,现代的翻译家对诗词的翻译是最头疼的,有一个汉学家,他在介绍中国文化时,到诗词要译成法文,他感到怎么译也译不出诗词的境界,后来他把这一章给空了出来。

那么我们知道,每个翻译家在翻译经典时,都会不自觉地带上他那个时代的特征。

释迦说法都是用的古印度的梵文。比如玄奘法师的译文,虽然我们推崇玄奘法师的译文好,但比如我们把释迦的梵文所含的意蕴看作整体一,就是100%,那么玄奘法师的译文大概可以把经文的意蕴译出95%,而有些人的译文可以达到90%或80%不等,现代人若再把玄奘法师的译文改为白话文,这就是再一次失去意蕴,95%就变成80%了。

我们现在要学梵文的话,可以最大可能地接近佛经的原来意蕴,但我们现在无能力使用梵文,那么我们就使用古代汉语。

一个时代的译师,不可避免地,他要带上他那个时代的气质。比如唐朝,盛唐时的文人都有一种大气磅礴的气势,宋朝,尤其是南宋的文人都有那么一股子凄凉味儿。

一个地区的译师,不可避免要带上一个地区的意蕴。比如鸠摩罗什法师译的经,与玄奘法师译的经,那就不一样,他们很想客观,尽自己最大能力尽可能地做到客观,但你只要没究竟成佛,这个你就做不到。

所以,我希望大家多看东汉到南北朝、隋唐这一段时期内的文章,因为南北朝以前,中国佛教界在做一件事儿──译经,隋唐时也还有人译经,但隋唐以后就几乎没有了,你多读这时候的文章,可以更好地理解那个时代,这对于你学佛教很有帮助。

问:那烂陀寺的师子光用中观破唯识,戒贤论师为什么不干涉?

晓:戒贤论师高明呀,戒贤论师彻通三藏,他对师子光的观点是可以判别的,这毫无疑问。

问:他知道师子光的观点有问题,而为什么不出来说话?

晓:我是当老师的,这我深有体会,对于学生们的任何观点,我都赞扬而不批评,那怕他犯了错误,我也在中间找出一点儿好处,这样可以鼓起这个学生的信心。学习呢,信心是最重要的,学生的错误我是一眼就看出来在哪儿了,可是,我若告诉他,他很可能内心不服气,必须让他碰壁以后,由”时间“法官来裁定。戒贤论师不批评,反而任由师子光胡闹,这样呢,师子光是一方,其它人是一方,自由辩论,这就调起了自由的学术氛围,到玄奘法师出来以后,他的文章一写出来,说服了师子光,这就行了。

问:那么,要戒贤论师干什么?

晓:把握大局、控制局面,师子光再”胡闹“,戒贤论师也知道他的漏洞在哪儿。

在玄奘法师传记中,是师子光先讲了中论、百论来破瑜伽,玄奘法师是”妙闲中百,又善瑜伽“他说:”圣人立教,各随一意,不相违妨,惑者不能会通,谓为乖反,此乃失在传人,岂关于法也。“接着,玄奘法师又从教义方面来阐释,戒贤论师”称善“。

问:佛教和国家的关系该如何相处?

晓:这很明白,道安大师在当时就提出”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的原则。

问:但事情好象不是这么简单?

晓:当然了,这只是一个原则,具体操作那就是刚才说的得走钢丝,因为国主太不可靠,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天下最不可靠的人就是政治家,当然,有些国主也称不上政治家。

问:例如。

晓:好。明朝时佛教界有个很着名的事件,圆悟禅师与法藏禅师有了争论,争得很激烈,原因是法藏禅师写了一篇《五宗原》,也不长,只有一卷,圆悟禅师就立即起来反驳法藏禅师的观点,法藏禅师的弟子弘忍禅师写了《五宗救》,十卷,来反驳圆悟禅师的观点,可惜法藏禅师、弘忍禅师都命不长寿,他们去世后,圆悟禅师打死老虎,又写了一部《辟妄救略说》,也是十卷。圆悟禅师生于1566年,活了76岁,而法藏禅师生于1573年,活了62岁,法藏禅师去世后,圆悟禅师还活了7年。法藏禅师、圆悟禅师都去世之后,弟子们接着斗,超出了正常的学理争论。比如圆悟禅师去世晚,去世后弟子们请钱谦益给撰写塔铭,法藏禅师的弟子们觉得脸上无光,展转请到了黄宗羲,让黄宗羲给法藏禅师撰写了塔铭,这才觉得争了一口气。两派争争吵吵一直不歇,到了清朝时,雍正皇帝干预这件事,佛教争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雍正皇帝却来插这么一手。当然,这争论现在看来很无聊,最开始圆悟禅师和法藏禅师、弘忍禅师不管怎么说还是有教理争论,后来的弟子们实际上成了斗气,没什么理论了。雍正皇帝写了一部《拣魔辨异录》,说圆悟禅师一系是正的,法藏禅师一系全是魔说,称法藏禅师为魔藏,称弘忍禅师为魔忍,很不客气,打下了法藏一系,规定:凡属法藏一系,削其支派,撤其钟板,永远革除祖庭之外。但没过多久,我记得是到干隆皇帝时,雍正定了的”案“竟然又翻了个个儿,法藏禅师的语录比雍正皇帝的《拣魔辨异录》地位更高,人们又称法藏禅师为”末法之龙象“、”天童之诤子“。这在《清初僧争记》中间有详细的记载。所以国主哪儿有个准数儿。

问:经典中有一种情况,有些人一听释迦牟尼佛说法,马上须发自落,袈裟披身,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晓:巧极了,昨天××师父还给我说这个事儿,其实是这样的。第一种情况,就是佛力神变不可思议。对于一般的居士都这么说,也就够了。第二种情况,须发自落,袈裟披身表示一种境界,顺治皇帝有首赞僧诗,中间有”黄金白玉非为贵,惟有袈裟披最难“,这首诗到底是谁写的,这个幷不重要,重要的是说袈裟难披,就是说内心的宁静很难,有的人现了僧相,但还是烦烦恼恼,比如说我。对于有的人,会说这是说大话。还有第三种情况,就是说象教主一样,自己把自己头发剃掉,表示自愿发心出家。

问:现在人不如以前……

晓:别说了,这句话我很不喜欢听,没有一点儿自信心,我们不比古人差的,绝对!

问: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晓: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问:我非说不可。你说,古人都是舍弃名利呀什么的,现在的出家人拼命追求,还说不比古人差?金贴不上的~~释迦牟尼连太子位都能舍弃,太子是要做皇帝的~~现在人还有什么舍不弃的?你追求难道还能追求到当皇帝~~

晓:你干脆接着说个尽兴得了。

问:没有了。

晓:我还当你有多少苦水呢?好,那就该我说了。释迦牟尼只有一个,是特例,没有可比性,你的模拟是不当的!再者,释迦牟尼生来就是太子,他有太子位,所以能舍弃太子位,现在的老和尚呢?他的政协委员,他的人大代表,是拼了好大力气才得到的,怎么能够舍弃?舍不弃是人性在作怪,老和尚也不是圣人!费了力气才得到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虽然不如太子位显赫,但费了力气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比不费力气的太子位更值得珍惜,敝帚还自珍呢,何况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即使再不值钱,总比破笤帚值钱得多吧~~有了我才能舍弃,没有我舍弃什么?你先想想,你是根本没有名利,在空谈舍弃名利,还是有了名利,真的不贪名利?这大可怀疑的!

问:太子还出家哩~~

晓:要说就理直气壮地说,别悻悻囔囔的。出家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出家了,太子出家,皇子出家,历史上都有,但那都是宫廷事件的结果。释迦牟尼说,苦的逼迫是原因。都一样的。

问:该怎么看待净空老法师的佛教是教育的观点?

晓:佛教有教育的成分在里边儿而已。可以说,宗教都有教育的成分在里边儿,不单是佛教。

问:现在有居士也称和尚,他们说本来和尚是个通用的称呼,现在被出家人霸占了,这对不对?

晓:肯定不对。和尚这个称呼,本来是通用语,但是,语言是演化的,到现在和尚这个词在人们的心目中已经成了出家人的专用语了。那么,佛教因明中有个世间相违,现在的居士自称和尚,就是犯了世间相违的过失。

问:宗教教主都是很神奇,这可信吗?

晓:子不语,怪力乱神。现在我也不说。

问:现在计算机网络的发展给佛教有什么影响?

晓:影响是多方面的。比如,佛教很强调善知识的重要性,为什么呢?我慢慢说。

在佛陀时代,人是只能听讲,尔后凭记忆而传播佛、修持佛法的,有很多人没有听佛说法的机会,那么,他必须去亲近善知识,因为只有善知识才听到过佛法,能够指导你修行,当然你得亲近善知识。佛陀入灭后,弟子们结集经典,仍然是这样,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了好几百年。渐渐地,有些经典给写在了贝叶上,但很少。大乘经典就渐渐出现,大乘经典是大菩萨境界,但是,当他们的境界出现,就给弟子们讲,可能有人问来源,有人不问,不问的咱不说,有人问了,你从哪儿听来的,他就假说,这是佛给舍利弗说的。大部分人是不问的,比如,我记得曾给人说过,藕益大师说,三藏十二部,留给他人悟,八万四千行,交于别人行。当时我作了一种解释,但难道说别人的解释不对吗?是不是藕益大师也是向净空法师说的,我悟了!你悟了什么?悟了要念佛。藕益大师是不是也是这样,通过阅藏等修行,也悟了,也是悟了要念佛~~我也不知道,好在当时没人问,但假如说有人问了,我该怎么回答?现在想来好险。

当经典有了记录在贝叶上之后,善知识的作用就削弱了一部分,本来,人家找善知识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听经闻法,一个是你指导他修行,现在呢,听经闻法不一定要找你了,只是让你指导修行时才来找你。所以,慢慢地,对善知识用的地方少了,但要求更高了,你善知识必须得有宗教体验。

现在,经典已经铺天盖地,任何人只要愿意,根本不需要找善知识都可以闻法,所以,善知识的宗教体验要求更加明显。今天,更不得了,计算机网络化,有人来给我说,想要学俱舍,没有原文,说把钱寄给我,让我方便时给买,我就告诉,根本不必要,计算机上有大藏经网站,你只须鼠标轻轻一点,一下子,经文就来了,然后你自己编辑,想怎么排就怎么排。这样呢,根本不需要来找我。所以,计算机网络化对宗教师的要求是:宗教体验的重要性越来越高。

问:素食到底有什么好处?

晓:你们这些家伙烦不烦人,我都烦死了,你们怎么什么都问我。

问:也不早了,大家准备休息吧。不过这个问题还请法师说说。

晓:我们老师说,素食是”一种残酷的刑罚“,但有一个好处,就是帮助你断淫欲。

问:”一切唯心造“,心不成第一因了吗?

晓:不是的,”一切唯心造“的心不是恒常的,不是第一因。第一因就是造其它而不被其它所造,象上帝一样。有第一因就是外道,其实外道也不是贬义,它只表示与佛教区别而已。心,它有一个意思,就是迁流变化,那么,它就不是恒常的,我想,你下去最好看看《摄大乘论》。

问:我听过你的录音,我觉得你有些危人耸听了,我们现在有的人真的很脆弱的,经不起吓的。

晓:佛教”是一匹良马,但是现在它懒惰了,需要牛虻来不停地刺激“,我就是这只牛虻。

问:所以你就老骂人~~

晓:我不是骂人,我是在鞭鞑佛教内部的非佛教现象。佛教在现在已经落后于时代了,佛教界须要警醒,然后奋起直追,应当让已经受到”压迫“的佛教界意识到压迫,如马克思说的,”为了激起人们的勇气,必须使他们对自己大吃一惊。“但同时,由于我们落后了,所以,佛教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很脆弱,必须小心翼翼地加以保护。这二者如果失去平衡,佛教就会落入自暴自弃或束手待毙的深渊。你感到我总骂人,可能就是我对这二者的平衡把握得不好。

问:我们到底该怎么给大小乘佛教的关系定位?

晓:就象一个人的小时侯和长大了一样的关系。

问:法师,我觉得你的威仪不是很好。

晓:客气什么,不但不是很好,而且可以说很差。我说什么都是借口,谢谢你提出来。

问:你如果能改改你那放荡的脾气就好了。

晓:怎么说呢~~江山好改,秉性难移,我已经老了,还朝哪儿改?不过,你们可不要学我,当年我们上了当,是谁说的,”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到现在我才发现,这根本是一句浑话,榜样的力量极其有限。比如说我在九华山佛学院,我的好处他们不学,单学缺点儿。我索性--承认错误,坚决不改!

问:我想求师父给我指点一下,我的家庭太不安宁。

晓:我可不是……怎么说呢~~挺不好说的。这样吧,看你一脸的慈眉善目相,不应该的呀?而且,估计你也是结婚不久吧?

问:是结婚不久,不过我也不知道为啥老与她处不好。

晓:我想是不是因为你不会嫉妒的关系?

问:嫉妒不是坏的吗?

晓:嫉妒虽然不好,但用在这儿还是蛮管用的。佛教特别强调感悟,先有理论后超越理论,没有理论你就无法超越理论,可若只有理论而不能超越理论,你就不能够有所感悟。书上都说,夫妻间要互相尊重,也应该让爱人在心灵深处保留一方属于自己的”领地“,佛教也有这方面的内容。但是,人都很贱器,如果对方作什么你给她充分的自由,不问她,她反而会认为你根本不在乎她,所以你一定得嫉妒--”吃醋“。甚至得”带上你的鞭子“。

问:什么意思?

晓:不是有首民歌吗?”我愿做一只小羊,让牧羊姑娘把鞭子轻轻打在我身上“,或者是你拿鞭子打它。谁知道呢。

问:这些问题你怎么知道该这么解决的?

晓:(笑)我是师父,我当然知道了~~

问:这是怎么得来的说法?

晓:那就无可奉告了。

问:我见净空法师有个说法,说六祖慧能大师什么都通了,假如说有人问他原子弹怎么造他也会。这个说法我不明白,请法师给理一下。

晓:天哪,不能这么说的呀~~六祖悟了,明了一切,但佛教是断烦恼的,是求解脱的,可不是造原子弹的。你是干什么的?

问:教书。

晓:当老师怎么还这么胡涂。我们拿社会上的东西作一个模拟,佛教只是相当于人文这一块儿,与造原子弹根本不沾边儿。

问:那佛陀的一切智智怎么理解?

晓:佛法是”均等义品“,这个”义“就是说的义理,就是道理、智能,这你得搞清楚。

问:佛法不是包含世间法和出世间法吗?

晓:苦和集就是世间法,灭和道就是出世间法。苦、集、灭、道都是佛法,当然佛法包含世间法和出世间法。

问:造原子弹也是世间法呀~~

晓:这就是看你对法的定义了。佛教中有个说法,”菩萨通五明而成道业“,五明就是因明、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内明,真正的佛法只是内明这一块儿,其它的严格来说,都不是佛法,你佛法通了,也只是内明通了,其它的不通还是不通。但不通也不影响你的伟大。六祖会不会造原子弹都不影响他是六祖,我们不必要非说六祖也会造原子弹、会玩计算机,说这样的话只会让别人觉得你这个和尚荒唐,你连科学史的基本常识都不懂。

问:法师,你怎么看待弘一法师等。

晓:那是一代高僧,除了五体投地,我又能怎样呢?问:对于他们的成就该怎么评价?

晓:谈到成就,那就得客观了,夹不得半点儿情绪化。对于佛门中人,我觉得玄奘法师第一,无出其右者。至于弘一法师的成就,说实在的,我们看一下他的着作,发现他对于佛教的贡献,幷没有独特之处,没有多少属于他自己原创的独立思想,当然,不是说原创性是伟大的唯一条件,但原创性毕竟是很重要的一个条件,原创性的不可替代处最大。弘一法师主要是因为他没出家时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即使人家不出家,其历史地位也无可否认。比如说现在,有一个很有名的电影演员出家了,一定会成为小报上的热点,过一段时间,就会沉寂下来,以后,他(她)再有些佛教着作,外界不一定有什么反应,但佛教界内一定有反应,若他的着作真的有一定的价值,自然很好了。

问:关于佛,能否再说一下。

晓:所谓佛,是一类,而不是一个。连同魔,也是一类,其实魔是十分可爱的,正因为它的可爱,所以可恨、可怕。

到底什么是佛呢?书上有答案的,其实你们都知道,而且,我想,你的这一问,也肯定不是想让我给你背书上的”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你是想听点新东西吧?

问:的确。

晓:好的。干脆这么来说吧,我拿世间的东西来做个模拟。比如说”MZD思想“,所谓MZD思想,其实绝不是毛主席一个人的思想,按照邓小平的界定,MZD思想其实是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智能结晶,而且就连毛主席自己的有些话,也不属于MZD思想,毛主席自己也有违背MZD思想的地方。

那么佛教呢?也是这样,佛(教)这个概念就如同MZD思想这个概念一样,它是集体的智能的结晶,而不是哪一个人单独的智能,比如乔达摩·悉达多。

问:那么,伪经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了~~

晓:你开窍了!正是如此!先接着我刚才的话题说,佛法有四种情况--佛说佛法,佛说非法,非佛说法,非佛说非法。其中的”佛说非法“这个情况,有人不理解。现在这么模拟一下,可能就好理解了,就象毛主席自己也有违背MZD思想的地方。

问:是不是说悉达多太子也有些无聊的话?

晓:我没这么说,是你说的。

再说伪经问题,我们的先辈都是通过考据之类的来评说某经真某经伪,为什么伪呢?因为这部经是在佛陀入灭多少多少年之后才出现的。这时候我们若把”佛经“界定为如”MZD思想“一样,哪里有什么伪经、真经之分?能破除你的执着的都是真经!这才符合”一实相印“。

问:那你说话不是前后不一致吗?

晓:法无定法,话无定话,因时节因缘的不同而不同。

问:佛教的最大毛病是啥?

晓:小和尚作假,老和尚也作假;今人作假,古人也作假。这个最淘气。反正人生就是自欺、欺人、被人欺。

另外,佛教界很难进行平等讨论,尤其是老和尚、名法师,观点上的讨论本来是很正常的,我们又不是在人格上攻击,但因为他们是老和尚,你一点儿也不敢说,你一说,他们能凭自己的影响力在佛教界把你封杀,老和尚们都成了老虎屁股摸不得。

问:我见过你的一篇文章,说佛教的传播其实是台阶式上升,但佛经上说,人最初从光音天下来,寿命渐渐减少了,福报越来越差呀?

晓:我的台阶式上升的说法,是在以年为时间坐标的时空观念中说的,而佛经人家是在以多少多少大劫为时间坐标的时空观念中来说的,就象把牛顿力学体系中的说法拿到相对论体系中就不适合了一样,二者是不能混淆的。

问:我记不清是听谁说的了,说是《华严经》中”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能德相“的翻译不准确。

晓:我也听说过,是听李海涛说的,但我幷没有见到任何文字资料,而且我只听他一个人说过,所以,听听也就听听算了。

问:听到这个说法后,你有什么感觉?

晓:怎么说呢?任何翻译都是可以讨论的,可以商榷的。咱不说佛教,咱说一句很着名的话:”I think,therefore I cam“这是笛卡尔说的,我们一般都译做”我思故我在“。其实这个翻译就值得推敲。你想,假如说我刚出生,或者说我由于什么原因成了植物人,根本不会想了,难道我便不存在了吗?若译为”是“,”我思想,所以我是“估计更准确些,但是这么译不合中文习惯,一般人都会认为这是半语儿。我是什么,我是人!因为人才能思想,即使我现在不能思想,但是作为人便是能思想的,所以,”我思故我是“,这在逻辑上挑不出什么毛病,不过从中文习惯来讲,有些别扭。还有一句名言,”to be is to be perceived“,这是巴克莱说的,”存在就是被感知“,前边儿提过的。为什么说存在就是被感知呢?比如一个苹果,苹果的存在,就是因为我们感知它是圆的、红的、甜的。但我们想想,若我们没有感知它,难道苹果就不存在了?人们没有发现氧气,难道我们几十万年前的远祖就吸不着氧气?巴克莱这么笨?若翻译为”是“,我们说它是苹果而没有说它是只狗,因为我们感知到它是圆的、红的、甜的,具备苹果的特点,这是不是会好一些儿~~所以翻译是很关紧的。

问:这么来看《华严经》到底该怎么理解?

晓:这个我不能说。我只告诉你,汉译的华严经有四十、六十、八十等,藏文本中也有,你把各种本子对照一下来读。在藏文本上,这一段是这么说的,”啊!此等有情虽不能真正如实了知如是如来智,但在内心却有如来之智,太稀奇了!要以圣道之力解开这些有情各自的大结(线绳疙瘩之义),为使之也能通达如来之智和获得如来平等性而演说圣道,用一切方法消除想的行相(各种想)“,这是吕新国给我的。

这里应该注意的,倒是这么一个问题:若智能本具,则什么东西能障碍智能,若智能能被障碍,你这智能大概是假的。因为”一灯能灭千年暗,一智能除万年愚“。若无明能障碍智能,那么我们还有成佛的机会吗?怎么能断了无明呢?这个问题大家得把它解决。

问:会集经典到底是不是真的一无可取之处。

晓:不是的,会集也可以呀,你只要会集得好就行。比如现在的流通本《药师经》,它就是把玄奘、义净、帛尸梨密多罗等的译本会集起来的,但会集得很好,所以没人说闲话。而夏莲居会集的《无量寿经》呢?文义不够周全,被人挑出了不少毛病,所以人们反对。

问:你对印度的祖师比较推崇,为什么?

晓:因为佛教是印度人按印度人自己的思维模式而建立的宗教,我现在是学习印度的思维模式,所以最推崇印度祖师。中国的祖师也了不起,对佛教也有自己的看法,但毕竟是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再怎么着,总有隔阂。

晓:咱歇一下,以后大家要读原典,对任何人都不要迷信,包括权威。在佛教中,除了释迦牟尼,再没有谁是权威,先辈大德祖师老和尚统统不算,我们不能做祖师们的奴隶而要做他们的好学生……

问:象印光大师等都不算吗?

晓:当然不算。不错,他是净宗十三祖,我们尊重他,但不能迷信他。比如他说苏东坡是五祖和尚的后世,我们听听就算了。

问:那么你呢?

晓:我也不行。你们既然录了音,听当然可以听,但听听也就算了。你们谁出去拿我的话作为依据,我可不承认~~我们要做一个”不受人诱惑的人“。

问:祖师们那是方便说。

晓:不对,”假安立“、”方便说“等,这是佛的特权,任何没成佛的人都没有这权力,祖师也只能依照圣教量来说法,”离经一言,皆同魔说“。

这回答问题,时间可不短,最后我给大家提示一点儿就结束:

第一个问题,还是关于阿赖耶的,大家问这阿赖耶是六道众生共一阿赖耶还是一个人一个阿赖耶。以后大家不要再问这傻乎乎的问题,因为阿赖耶是一种抽象的功能,它不是实在的、有自性的东西,它不能用”个“这样的量词来界定,我们问的问题是错的。

第二个问题这次大家没有问,但我在其它地方,经常有人问到,他们总爱把小乘的罗汉与大乘的菩萨放在一起比较一番,认为罗汉不如菩萨。这次虽然大家没问,但我想有人心中可能也会有此想法,所以我这儿提出来。罗汉与菩萨的不同之处,在于发心,至于断惑,罗汉得断,菩萨也得断。为什么有些人不发大心呢,他证罗汉果后就到底了,而有些罗汉还回小向大?这是种姓问题而已。我们绝不能说罗汉不如菩萨,罗汉与菩萨不能放在一起比较的,就象侯宝林相声中说的关公战秦琼一样,关公与秦琼永远不能在一起较量,朝代不同,罗汉与菩萨不能在一起比较,因为发心不同。

整个佛教的总纲我们可以套用社会上的说法把它总结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面旗帜,四项原则。一个中心是成佛做祖度众生,这是我们的根本目标,当然不能带有功利心。为什么要成佛,为了度众生!为什么要度众生?为了成佛!这成佛与度众生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两个基本点是缘起论与业力论,缘起论可说是佛教世界观,缘起性空,业力论可说是佛教人生观,因果不爽;三面旗帜是三法印;四项原则是四圣谛,要成圣苦集灭道都得尝遍。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admin]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4 WWW.FO365.CN 九华山佛教在线 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10140号-1